宣恩论坛

 找回密码
 用户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09|回复: 0
收起左侧

[转帖] 底层的苦难要底层人承担 外交官的儿子是状元

[复制链接]

1828

主题

8372

帖子

2万

积分

毕兹卡_长官司

Rank: 18Rank: 18

积分
25990
发表于 2017-6-30 05:38: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宣恩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用户注册

x
胡赛萌 于 2017/6/29 10:28:35 发布在 凯迪社区> 猫眼看人
    胡赛萌/文

    “像我这种中产阶级的孩子,衣食无忧,家长也都是知识分子,而且还生在北京这样的大都市,得天独厚的条件,是很多外地学子或者农村的孩子所享受不到的。”

    这是2017年北京文科状元熊轩昂接受记者采访时的回答,犀利且直白,把社会阶层的分立用最直白的话说了出来。

    或许这位新晋状元觉得这话还不够劲爆,于是又当着记者的镜头又补了几刀。

    “农村地区的孩子,越来越难考上好的大学。现在的状元都是这种家里又好又厉害的这种。我父母是外交官,从小就给我营造一种很好的家庭氛围,因为我每一步的基础都打的比较牢靠,所以最后(成为状元)自然就水到渠成。”

   

    熊轩昂的采访视频播出后,在网络上引发了很多人的感慨和点赞,很多人称赞这位状元是个耿直boy,能当着记者的摄像机镜头说出“寒门难出贵子”观点来,而不是感谢老师、感谢父母、感谢国家等政治正确云云。

    我想说的是,就算这位状元郎当着摄像机的镜头说出了“寒门难出贵子”观点又怎样?

    没有怎样!除了大家纷纷赞扬他耿直之外,没有其他的改变。

   

    说农村孩子难上好大学的熊轩昂并非信口开河,自相关调查和数据显示,中国国家重点大学里的农村学生比例自1990年代开始不断滑落。

    2006年1月,国家教育科学“十五”规划课题“我国高等教育公平问题的研究”课题组对国家重点高校进行了调查。多个国家重点大学,90年代以来招收的新生中,农村学生的比例呈下降趋势。

    清华大学2000年农村学生的比例为17.6%,比1990年减少4.1个百分点;北京大学1999年农村学生比例为16.3%,比1991年减少2.5个百分点。

    北京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刘云杉统计1978至2005年近30年间北大学生的家庭出身发现,1978至1998年,来自农村的北大学子比例约占三成,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下滑,2000年至今,考上北大的农村子弟只占一成左右。

    北大2016级新生报到,4000多名新生中,来自农村的学生只有区区700多人,而且还创下为近年最多的人数,那在此之前的数据就可想而知了。

    这是一个令人沮丧的事实。寒门里出不来贵子,农门里跃不出鲤鱼。可是,我不得不多问一个为什么?

    为什么农门里跃不出鲤鱼?

    因为花盆里长不出参天大树!

    的确。就算养花的人精心呵护,每天浇水施肥,但花盆里也长不出直插云霄的参天大树,能长出的大概只有娇艳欲滴的盆栽植物。

    就算把一个大树的种子种在花盆里,它也不可能破土而出,茁壮成长,因为大树根本就不应该被种在花盆之中,它需要的是更深厚的土壤和更广阔的空间,狭小的花盆和逼仄的阳台无法让它尽情展示自己,所以它只能烂在土壤之中。

    环境似乎决定了一切。可是,是谁做的那个花盆?明明在野外生长的植物,为什么偏要移植到阳台上?

    因为有钱人需要装点自己的住所,所以就做了花盆,种上了花花草草,从此在家也能享受大自然的天然绿色。至于那些花盆里花草的意志,那就不是有钱人所关心的话题了。

    从这个角度来说,精英家庭的孩子当然是精英,因为人家的花盆一开始就比我们普通孩子的大,土壤更肥沃,水分更充足,生长空间也更广阔。因此,外交官的儿子成为状元,似乎是这个社会最理所当然也最顺理成章的事情,正如熊轩昂所言,自己最后成为状元自然就水到渠成。

    我的童年和少年时代是在大别山区里的一个小镇上渡过的。初中的时候,我所在的班级是重点班,班主任对大家的学习要求特别严格。

    有一次,班主任非常气愤地痛斥班上几个喜欢捣蛋的同学,言辞很是激烈。

    你们几个,自己不愿意学习,不想考大学,可是不要干扰、打扰其他爱学习、肯上进的人。人与人是有差别的,有些人可以上好大学,有些人就只能面朝黄土背朝天,你们以后的命运取决于现在的努力程度。

    我也不可能把你们每一个人都教上大学,不然谁去扫街上的垃圾,谁去掏公厕里的大粪,谁去种地里的庄稼。这些工作永远都需要有人去做,也肯定不缺人去做。如果你们不希望自己以后过着掏大粪的生活,那现在努力还不迟!

    班主任的话一直印在我的脑海之中,挥之不去。这个社会尽管说是人人平等,但的确有三六九等之分。

    从法律角度来说,掏大粪、扫大街固然跟国家干部、社会名流享用同等的法律权利,但在社会地位、经济效益等方面,前者的确要大大低于后者,甚至堪称天差地别。

    无论社会怎样变换,王朝如何更迭,掏大粪、扫大街的事情必须得有人去做,只不过不同的时代,不同的社会,做这些工作的人不同而已。比如解放军进城了,扫大街的人从最底层的穷苦人变成了青帮大亨黄金荣,而一旦改革的春风吹遍全中国的时候,掏大粪的人就从黄金荣这样的大亨变成了进城的务工人员。

    换言之,社会底层的工作必须得有人完成,比如给广大市民扫大街,为有钱人做家务,给土豪当流水线上的螺丝钉……你能想象纸醉金迷的大上海只有土豪和富二代,而没有庞大底层劳动者的场景吗?

    当金字塔没有了庞大坚实的基座,那尖尖的塔顶又靠什么来支撑呢?

    如果没有富士康数以十万计的流水线工人,又哪里来的郭台铭600亿身价?如果没有庞大工人在流水线上的挥汗如雨,郭台铭又哪来的资本在总统套间里温香软玉?

   

    上流社会的纸醉金迷和声色犬马,必须得由庞大的底层人士来支撑。只不过,不同社会的不同时期,对这个底层的定义不同,所指定的人群也不同,比如皇权帝制时期的黎民百姓,改革前的地富反坏右,以及如今的蚁族和屌丝。

    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每一个普通个体能做的,只能是认清这个社会,避免在阶层分化的时候落入底层,并竭力向更高处攀爬和跃升。

    我们并不希望能挤入上流,从此过上一掷千金妻妾成群的奢靡生活,我们只是希望自己的奋斗和努力能够给家人和孩子更体面一点的生活与更多一点的自由,因为我们深知,底层的苦难最终只会由底层人去承担,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为自己和家人避免这种苦难。

    作者:胡赛萌。自由撰稿人,专注于历史和泛互联网评论。公众号:萌人胡说,微信扫码下方二维码即可关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用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值班
凉亭
宣恩论坛
宣恩图片库
宣恩商家群
贡水时评
工作时间:
8:30-17:30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宣恩网 ( 鄂ICP备09008588号 )  

GMT+8, 2017-9-19 23:27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