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恩论坛

 找回密码
 用户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0944|回复: 0
收起左侧

[其他] 愿月圆人圆,大家中秋快乐!分享一篇嫦娥的故事

[复制链接]

1828

主题

8372

帖子

2万

积分

毕兹卡_长官司

Rank: 18Rank: 18

积分
25990
发表于 2016-9-15 16:23: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宣恩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用户注册

x
​(一)缘起
  山水空寒,烟月交辉,隆冬时节的林子里,莽莽蔼蔼,水银泻地般的月光下似玉树琼花,酿出如塑似画的诗意。
  她,是修行之人。千年亦弹指挥间,虽摆脱六道轮回,有自控生死之能,却脱不了寂寞清冷。
  迎着幽幽月光一路向林深处,她身姿飘渺轻盈的飘落在树梢上,望着树下的捕兽夹泛起苦笑。笑,却比月之皎洁,令光失色。
  树下的是一个小东西,仅尺长的小白狐,毛茸茸的身子卷曲着,右前爪被夹在捕兽器里动弹不得,只有一双黑眼珠滴溜溜的显示着它的不安。
  “倒霉的小东西,为何三次见到你都要救你性命!”
  看来这只糊涂又贪玩的小狐狸不是头次误中猎人的陷阱了,却偏偏每次都被她所救。
  脚尖轻点,飘逸而下,一袭白色纱衣凌空飘袂,衬托的如月霞仙子。挥袖轻拂过兽夹,小狐狸的前爪便脱离出来。小家伙倔强地站起来,踉踉跄跄地走几步,眼神中的惶恐不安在她到来时已消失。
“看你可怜,亦是我们有缘,今后你可愿跟着我?修行之路清寂,你亦孤苦无依,你我相依为伴。”
  她俯身小心翼翼的捧起小白狐,手顺着皮毛前后揉抚,小狐齿间发出似猫儿般的咕噜咕噜的响声,极为受益。
  蓦地,雪虐风饕,林中如搅动了的一池碧水,动荡不安;兽啸禽鸣,打破了如诗似画般的安逸。小狐狸灵动的双耳一抖一抖竖起,前爪紧抓着她的前襟,小脑袋不屈不挠的向里拱。
  拍拍胸前不安分的小脑袋,她安慰道:“别怕。不过是个百年小妖,也敢出来兴风作浪,若不是这般狂妄,也许还能容得下。只是······自作孽,如此残害生灵,留不得······”
  白纱衣在身后肆意飘扬,她施展缩地成寸的玄妙功法,几步之间便已到达林深处的一个山洞口。漆黑的山洞里,隐隐透出两点血红的光亮,诡异凄惨的叫声充斥在耳边,一股浓重的腥臭飘洒而出,几欲令人作呕。
  “妖孽,你作恶太多,今日被我撞到,自不能放任于你。出来受死······”
   嗖——一个半米有余的黑色物体从洞口飞出,旋身倒挂在洞旁的树杈上。如枯骨上覆着黑缎的双翼张开、震动,带起一阵阵凛冽的罡风。
   “道是什么?原来是只蝙蝠精。修行本是不易,却为何作恶多端,自毁前程!”
    手掐灵诀,疾速变幻,刹时天地间似被定住般静止。她,也不再空灵飘逸,却像一座山傲立于天地之间。淡淡的蓝色光雾汇聚到她双手灵诀当中。向前挥出,蓝色寒光风驰地射向蝙蝠头部。
   蝙蝠精似是感觉到了眼前这道蓝光所蕴含的毁天灭地的力量,不敢轻视,寒光挥出时就做好了躲避的准备。它狰狞的头部向旁闪去,躲过了致命的部位,却终是脱不了寒光的巨大威力。左翅膀被寒光穿透,漏出一个血森森的洞口。
   蝙蝠精受伤之下跌落于地,忍着巨痛,双眼泛起血红的凶光,瞪视着面前的一人一狐。忽的一道劲风平地而起,它拼尽全气最后一击,目标正是她肩头趴伏的白狐。
    身随念动,她手中现出一张黝黑而泛着银光的长弓,接着是一支同样色泽的羽箭。搭箭、拉弦、瞄准、射箭,一气呵成。箭疾如流星,顷刻间黑蝠化为乌有。
  “念你修炼不易,如今只取你性命,免你魂飞魄散。望你轮回之后能摒弃前恶,赎你此生罪孽。”同感修行的艰难,不禁动了恻隐之心。
    伸手抚了抚肩头上乖巧的小家伙,道:“走吧,我们回家。”
(二)昔梦
  这里是一个飞瀑流泉、清溪碧潭的秀丽山川之所,一处真正的通天福地。波光粼粼的幽潭、清泉仿若将天界的银河引入了凡尘,流淌着的不只是水,更是氤氲的灵气,缥缈于青天碧水之间。
  “哗啦······”水花四溅,在人尚不及眨眼的片刻,从潭水里窜出一个人。一个俊美如斯、美若冠玉的男人,却矛盾的散发着一股英气神勇、豪气干云的气势,浑然天成。
   他腾空跳跃,已到岸边,双手环抱住坐在潭边大石上的白衣女子,眉眼间尽是欢喜。
  “在想什么这么入神?”
   她嫣然一笑,望着天边云际喃语道:“在想,若是一直这样下去,是否就是幸福?”
  幸福的涵义是什么?也许是不需要虚靡的装点,只要相守相伴,便是在质朴平淡中品味永恒的滋味。
  “只要是你想的,我便去做······,从你带我回来已是百年,我只希望能给你幸福!”
    她跳下石台,俯身捻起一朵开败的野花于手中把玩,“百年匆匆而过,没想到短短时间里你能有如此修为,更没想到,当年的你能成为如今的你。”微风轻轻拂过,吹落了她手中的花瓣,也吹拂起了幕幕往事,谁能将当年的小狐与眼前俊逸非凡的男子联系在一起。
   抬手抚顺他满头长发,两人对视微笑,相犀相映。入世如何、脱尘又如何,乘仙如何、为妖又如何。爱了就只有如是,没有何解,总有种牵绊难以割舍,总有种思绪渐被相染。
    两人的眼眸里满满溢的都是坚定之色。在她即将羽化乘仙的关头,在他已为妖身的现实里,他与她做了约定——相守相伴,永远!
    梦一般的生活继续行进着,又是一个隆冬的时节。万物沉寂了,只有雪,扬扬洒洒的舞动在空山寒水间,无休无止,将大地织就成这个季节该有的样貌。
    两个人的生活是平淡的,没有奢华片段,却常存温暖。即使是在这样林寒洞肃、天凝地闭的季节里。
    天空中残破的云朵渐渐聚拢,逐次厚重。狂风乱作,弥漫的大雪再次被吹起,狂肆的冲击,毁天盖地。一切的一切,都预示着风雨欲来,平静不在,福祸总是相依。
    她只觉得从心底里泛起一阵寒意,一缕忧愁。该来的总归要来,即便已经很努力的压制住自己的功力不再提升,仙劫却还是如期而至了。渡此仙劫非同儿戏,若是不成,轻则身亡,重则魂飞魄散,永不超生。
  “来了吗?放心,我来助你。”他说。
  “不可以。以我千年道行都无丝毫把握,何况你不过百年。若想我安心渡劫你就快些离开。不管发生什么,渡劫完成之前,都不要回来。”仙劫的威力不在于一击中的,而在于锲而不舍。往往几重仙劫相连,接踵而至,一重强过一重,一劫高过一劫,真正是叫人置之死地而后生,但这样的几率可说少之又少。
  “答应我,离开!”语气坚定,也透着丝凝重。时间不容再拖了,眼看第一重仙劫正在空中聚集,随时有可能降临。她不容他有事。
   “不要忘记你我的约定——相守相伴,永远!”他霍然转身,踏步凌空,飞离了这里。
  望着他离去的方向,绽出最美的笑容,眼眶中晶泪盘旋,始终未曾滴落。长长地叹息一声,这也许会是最后一面。
  收回目光,就地盘腿而坐,凝神调息,全副身心都汇聚到仙劫之上,却并未发现,离开的他,不曾走远。
(三)劫逝
    第一重仙劫在聚集已久后,终于来了。
    天空浑沉沉一片,乌云疯狂的涌动,从天际发出阵阵隆隆的轰鸣,响彻云霄。大地也不安地剧烈颤动,震颤声与轰鸣声交杂在一起,汇聚成一股奇异的声浪,震天撼地。
    汹涌澎湃的强大力量渐渐积聚在一起,形成一根实型的风柱,将天地相连,身形扭曲着向她所在的方向移动。所到之处,具是一片狼藉。千年的苍天古木顷刻间碎为木屑,巨石被卷飞,山角被削平,带着无与伦比的力量席卷而来。
   “为何是最强的飓风劫,难道天不容我?”看到成形的天劫,此时的她万念俱灰。不是普通的天雷劫,却是威力最强劲的飓风劫,难道上天真的容不得她,容不得——他与她。
    扬手在周身连撒下12道莹莹蓝光的防护壁,这时的她,想的也只能是拼力一试。体内真气疾速运转,她尽力提升功力。手持长弓,体内真力如水流般灌注到长弓内,顿时弓与箭流光溢彩,水波粼粼。
    左手握弓,右手拉弦,羽箭闪烁着耀眼的光芒,携带的强悍的威力射向蜿蜒的风柱。一时间飓风柱、羽箭同12道防护壁同时碰撞在一起,三股力量交织,带着撕裂天地的劲力爆碎开来。
    第一重仙劫所形成的飓风柱在羽箭强大的威力下破除。可是12道防护壁也如水晶般碎裂成点点星光消散。
    这一箭发出的同时,她已是强攻之末。尚来不及再做防护也不及准备的情况下,第二重仙劫,接天连地的汹涌而来了,蕴含的力量强了一倍。
     短短的瞬间,风柱从身边穿过,余留的劲道却丝毫不减。闷哼一声,颈间耸动,一口鲜血冲口喷出,在身前凝结出一幕血雾。
    一切被不曾走远的他看在眼里,当血雾凝结的刹那,他的心也跟着凝固了,连呼吸都几欲停止。再也不能眼睁睁的任她在危险中而无动于衷。隐匿身形,逐渐向她靠近。
    第三重仙劫,也是最后一重仙劫的威力不是前两重可以比拟的。
    此时的她元气大伤,别说是最强的三重飓风劫,就是来个最最普通的雷劫也招架不住了。
    风柱眨眼即到之时,她大惊失色,刻骨锥心。
    不是因为无可匹敌的仙劫,而是他,冲入了风柱中。
    “轰”
    “轰”
      伴随着两声巨响,一团耀眼的白色光芒从风柱中心爆发出来,劲力向四面八方冲击而出。
     风柱消散了。
    “不要······不要啊······啊·····啊······”仰天长啸,悲痛席卷了本已是重伤之躯的她,气血翻腾,终不堪锥心之痛,昏倒在地。
    击破风劫的白光是他的本命真元。他用自己的性命换来她的羽化乘仙。
    渡劫成功了,只是代价惨重。
  (四)抉择
    在她醒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只做了一件事——寻他。
    飞了天,遁了地,踏遍了五湖四海、山川河流,都不曾有他的痕迹。可自始至终她知道:灵识未泯、魂魄犹在就一定能够找到他。
    带着最后的希望,来到了冥界地府,魂魄若不存在人间就一定会在这里。
    预想的事情没有发生。在她寻他的这段时间里,他已轮回转世。灵魂未变,人却不再是他。
    “即使这样,你还决意要找寻吗?”冥王抵不过她的坚持,将他的情况相告知。
    “是,我要找到他,我与他的约定还不曾完成。”
    “今生他已不是原来的狐妖,更不会记得你,和你们的约定。”
    “无论他是否记得,我都会陪他、伴他、守护他,我已放不下。”
    “他前世为妖,今生是人,你既为仙人就该知晓,仙、妖殊途,仙、人亦是殊途,不要再执迷不悟,冥顽不灵。”
    “仙如何?人如何?妖又如何?世间万物本是同根同源,却为何要分出个等级种族,将原本的整体分离隔阂?佛曰‘普渡众生,众生平等’也只是一句空话不成?”
    “这······”几句话,令冥王哑口无言。“好吧。既然你坚持我就给你个选择的机会。”
    “多谢冥王。”她的心如久旱逢甘露。
    “先别忙着道谢,选择是要付出代价的。”冥王幽暗深邃的眼眸凝视着跪倒在身前的女子,道:“我可以送你入轮回池转世与他再续前缘。但是尘缘了结之后,你要前往月宫,用你的永生——镇守月宫,不得离开。”
    冥王微叹,继续道:“永世寂寞换得一世尘缘,你可想清楚,值得吗?
    “永世寂寞······一世尘缘······”选择是世上最难的题目,答案却早在她心底坚定:“情之一字,从何说得清值与不值······从相遇的一刻起就注定了,我  愿  意!”
    没有苦涩痛楚,嘴角不自觉的上扬,荡起一缕微笑。
  (五)不悔
    自林深处延伸的道路上,驰骋而来一队人马。
     当先一人银光铠甲,身形健硕,狭长的双眸有如利剑,无法掩视其锐利的锋芒。
     他催动身下威风凛凛的高头乌马随风狂奔,尘沙飞扬。身后一行人追的辛苦,七嘴八舌的叫喊:“首领慢点。”“大羿首领等等我们。”
    勒住马,他回头笑语道:“这次的狩猎收获颇丰,部落族人们还等着我们回去呢。”
     跟随的五人个个似劳累不堪,其中一人愁眉苦脸的抱怨道:“哎呀······我们为了捕获这头黑熊,在这茫茫深山里穿行了一天一夜,再好的体力也经不住了。”
    另一面色消瘦的黑衣人接着道:“是啊首领,就快到部落了,我们就放慢些速度,也好让兄弟们喘口气。”
    “蓬蒙,你小子是自己想歇了吧,还把弟兄们都给拖上。”看着驭马来到自己身侧的黑衣消瘦男子,他笑骂道。
    “大家到前面溪边休息一会儿再上路,争取天黑前赶回部落。”话音未落,只见五人默契十足,不约而同的策马奔到溪边,哪里还有刚刚疲惫不堪的模样。
    摇头无奈的粲然一笑,翻身下马,随意向前悠闲踏步。乌马自发的跟随在身后,时不时低头吃两口路边的野草。
    抬眼向远处眺望,不想撞上一双亮若星辰的眼眸,秋水粼波。蓦然间,心怦怦作响,悸动不已。轰然一声,脑海中一片空白,再无其他,只余眼前白衣胜雪的女子。
     明明不曾相识,为何有如此熟悉怪异的感觉?他不明白。
    “姑娘,我们是否见过?”
    “不曾。”
    “为何你的目光像渗入了我心深处?”
    “是吗?”
    “你可愿随我回去?”
     “······”
    “我想给你幸福。”
    “好。”
    两人的相识如此简单,不必过多的言语。两颗心似乎相知多年不曾分离,彼此相印。目光中深深锁定对方,久久不愿放弃。
    任何都打破不了此时明媚的气氛,包括一道远处射来的阴秽狠厉的目光。
    不久后,部落每个人都知道他们的首领带回了一个美若天人的女子。在大家的羡慕与祝福声中,这对郎才女貌的璧人结为了夫妻,同部落中无忧无虑、勤劳善良的族人们,过着安逸、纯朴、宁静的美满生活。
    晨曦微露,青黛雾霭被风卷起千层峦壑,重重叠叠将她围绕。视野中一片空茫,深不见影,但闻人语从远处飘忽不定的传来:“不要忘记你的承诺。尘缘了结之时,吞服丹药解除封印,乘风归去,自此镇守月宫琼宇······”
     幽幽转醒,略微迷蒙的眼神慢慢泛起清明之色。
     梦醒了,梦里的话语还犹在耳边回荡。这是地府冥王在她做出选择后交待的一段话,今日无故梦到是何意?
    思索无果,她起身准备为他素手调羹。大羿今日率众外出狩猎,希望归来之时能吃到她亲手做的饭菜。
    行至后园,品味着如今可谓幸福的生活。
    “准备妥当了吗?”
     一个突兀的声音落入耳中,似是从假山后传来。
     “放心,计划进行到现在,我不会让意外发生。大羿回来之时就是他命丧之日,我便可取而代之。哈哈······什么人?”
    怀着欢喜心情而来却撞破了蓄谋已久的阴谋。现在的她今非昔比,功力被封与常人无异。
    “大嫂是你。没关系,反正过了今日他的一切我都会得到,包括你。哇哈哈······”
    “蓬蒙,平日羿待你不薄,有如兄弟,你却······”边拖延时间,她悄悄向回挪步。
    “别白费力气了,我岂会让你破坏我的计划。”一语道破她的意图,上前预制服与她。拉扯之间,蓬蒙左袖被强烈反抗的她撕裂,手臂露出一块殷殷血斑,狰狞恐怖。
     “原来是这样,竟会是这样!因缘结果,尘缘了结。一切早已天定,无人能篡改。”她毅然决然的取出丹药一口吞下。前世的黑蝠,今生的蓬蒙都终结在了她手中。原来,三方的缘是要这样结果。
    封印解除,法力恢复,身子逐渐轻盈飘逸,是时候离开了。
     飞升的最后一刻,恢复功力的她做了最后一件事——利用神通抹除他脑海中她的痕迹。
     “愿你忘记我。约定,我来完成,伴你、守护你。”蓝光闪现,原处空无一人,只余一张弓和箭。
    大羿的故事已经结束,姮娥的故事会一直继续下去,地老天荒。
​                                                晓风沉星映长空,世难诉尽情缘终。
                                                依树欲念寂微廖,幽月清影心朦胧。
                                                戚然然,忆冉冉,霜华渐被相思染
                                                月皓皓,照万山,相隔两处难搁浅。
                                                古来人说娥应悔,乃知清影遥舞犹堪足。








image.jpg
image.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用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值班
凉亭
宣恩论坛
宣恩图片库
宣恩商家群
贡水时评
工作时间:
8:30-17:30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宣恩网 ( 鄂ICP备09008588号 )  

GMT+8, 2017-9-19 23:1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